浙江甬望律师事务所  
首页 关于甬望 律师团队 信息公告 业务内容 法治动态 经典案例 留言咨询 法律法规 联系我们
甬望所开展定期的业务学习和培训
今年四月底,甬望全体人员组织了韩...
我所主任何方荣被省司法厅授予浙江...
我所被司法厅评为浙江省律师行业党...
我所被省司法厅评为2011年度全...
我所王基铭律师被聘为宁波市贸促会...
徐江南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何方荣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董建平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董云龙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王基铭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王 珅  
蒋永志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袁 芳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求国勇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董旭东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朱祯学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胡海立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费建强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王永兵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网站首页 >>经典案例
宁波“双鹿”电池商标被侵权案
 
 

【案情简介】:
原告:宁波电池总厂

原告:中银(宁波)电池有限公司

被告:上海东方星电池实业有限公司

宁波电池总厂是我国一家专业生产电池的大型国有企业,“双鹿”系列图形、文字商标系其合法持有的注册商标,而中银(宁波)电池有限公司则是宁波电池总厂引进外资后,与外商合资设立的同类企业。根据约定,在合资经营期间,中银(宁波)电池有限公司有权在其生产的相同产品上使用该等商标。经过几年的努力,中银(宁波)电池有限公司成为了国内著名的电池生产厂家,其生产的“双鹿”牌电池饮誉国内外,深受广大消费者及经营者的信赖与好评。而上海东方星电池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为甲公司)是上海青浦的一家电池生产企业,根据中银(宁波)电池有限公司的举报,上海市青浦工商分局查证,甲公司自2001年5月6日起即在其生产的五号P型干电池上假冒宁波电池总厂的“双鹿”注册商标,导致广大消费者误以为“双鹿”牌电池而予以购买,截止当年6月27日共生产了该种电池1500000节,其中销出1000000节,销售额220000元,另外500万节准备发运给销售商时查获,与此同时甲公司还将印有宁波电池总厂“双鹿”商标的电池外箱500只和内盒12000只进行销售,销售额为5000元,由此共计销售额225000元。为此,上海市青浦工商分局书对其上述假冒注册商标的侵权行为作出了行政处罚。
  随后,中银(宁波)电池有限公司受宁波电池总厂的委托代为处理有关商标侵权民事索赔的工作,并具体委托本律师作为其诉讼代理人,全权处理本案。
【案情分析】:
  本律师在接受委托后,仔细分析了有关案情的陈述及提供的材料,发现上海市青浦工商分局在其行政处罚决定书上并未丝毫涉及甲公司非法使用中银(宁波)电池有限公司厂名、厂址的不正当竞争行为的问题。我初步认定甲公司不仅构成了假冒宁波电池总厂注册商标的行为,同时也构成了假冒中银(宁波)电池有限公司厂名厂址的不正当竞争行为,这属于侵犯不同权利客体的两个不同性质的侵权行为。为了进一步核实情况,我专程走访了上海市青浦工商分局,调阅了侵权企业的工商登记材料、工商分局在处理行政违法行为过程中制作的有关文件,且取得了侵权实物本身。通过比对中银(宁波)电池有限公司生产的电池和甲公司的侵权实物产品,我发现除侵权产品制作较为粗糙以外,在外观上几无区别,作为普通消费着无法判断真伪,而外箱也是如此;这就有力的证实了我的预想。
  对于甲公司侵权行为造成的宁波电池总厂、中银(宁波)电池有限公司的经济损失,我建议让当事人提供有关证据材料,为此宁波电池总厂提供了有关该等“双鹿”商标注册登记证、获得的荣誉证书等获奖情况,但没有经济损失计算依据,而中银(宁波)电池有限公司则提供了其生产电池的相关成本的组成、核算和产品含税销售价的证据材料。
  在考虑各种情况的基础上,我经过反复论证,建议两个当事人以不同的诉由各自起诉甲公司,鉴于“责令停止侵权”一项已在行政处罚决定中予以明确,民事诉讼将只就索赔问题展开。至于两个当事人的经济损失赔偿数额标准,我拟以宁波电池总厂参照知识产权案件法定赔偿数额,并考虑侵权的具体情节、社会影响合理确定为25万元,而中银(宁波)电池有限公司则以其单位利润乘以甲公司销售电池数量所得数额即25万元来确定诉讼请求中的赔偿标准。为了获取更强有力的司法保护,经过权衡利弊,两个当事人最后采纳了我的观点。
【案件审理】:
  一、侵犯企业名称权的不正当竞争案件的审理情况
  在开庭审理当中,焦点问题主要集中在以下几点:
  1、甲公司有无实施侵犯中银(宁波)电池有限公司企业名称权的行为?
  甲公司的诉讼代理人认为,目前的证据尚不能充分证明甲公司实施了侵犯企业名称权的行为。对此,本代理人向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出,目前针对“双鹿”电池的假冒行为基本上冠以中银(宁波)电池有限公司的企业名称,而且就本案而言,工商局进行查处过程中查获的电池实物、外箱上也赫然打印上了中银(宁波)电池有限公司的厂名、厂址,再对照甲公司所作的长期从事“双鹿”商标侵权的自认,完全可以推定除被查获的产品以外,甲公司已销售的未被查获的实物上也非法使用了中银(宁波)电池有限公司的厂名厂址。
  2、如何确认损失赔偿依据?
甲公司向法庭提出,即使侵犯企业名称权的行为得以确认,中银(宁波)电池有限公司提出的索赔请求也无法律依据,法庭在确定赔偿标准时,首先应剔除尚未销售的电池,并应当依照甲公司侵权所得利润来确定赔偿标准。为此,甲公司还向法庭提交了由他自己单方制作的成本核算清单陈诉,并声称由于其所从事的行为是侵权行为,所以它只能以低于真品电池的售价抛售其所生产的假冒电池,并未挤占中银(宁波)电池有限公司的市场份额。根据其提交的核算方式,其从侵权所得利润只有2万元左右。对此,我提出如下意见:
  (1) 对侵权产品尚未销售时的损失认定方面
就具体情况来看,部分侵权产品尚未进入流通领域,并不意味着相应的损失部分并未存在。中银(宁波)电池有限公司是否受到损失,绝不能单纯以甲公司的侵权产品是否被工商查获为标准,与有关销售商的侵权产品的定单对中银(宁波)电池有限公司而言,产生经济损失是较为确定的。甲公司以其部分侵权产品实际上未挤占中银(宁波)电池有限公司的市场份额为由,认为后者并未因其侵权而遭受实际损失。本代理人认为,在有关销售商向其订购侵权的产品的时候,中银(宁波)电池有限公司的损失就已存在,因为甲公司的侵权行为直接导致了中银(宁波)电池有限公司丧失了相应数量的订单;而且侵权产品的被查没并不意味着中银(宁波)电池有限公司就弥补了损失,重新获得了该部分市场份额。
  (2)本案不能按侵权人所提核算方式确定赔偿数额
首先,我国《不正当竞争法》第20条明确规定,被侵害的经营者的损失难以计算的,才按侵权人所得利润来确定损害赔偿责任。而在本案中,中银(宁波)电池有限公司提供的证据材料已完全能正确的核算其成本和售价的具体数额,故没有适用按侵权所获利润来赔偿的条件。
  其次,甲公司没有就其所提议的赔偿方法提供有效的事实证据。从甲公司向法庭提供的成本核算清单制作主体看,完全是由侵权人一手包办的,并非出自一个独立、公正的审计部门的鉴定报告,因此其真实性显然有重大疑问,法庭应不予采信。
  再次,按甲公司的赔偿方法并不能有力的保护中银(宁波)电池有限公司的合法权益。由于侵权行为的实施,中银(宁波)电池有限公司所占市场份额不可避免的要受到挤压,即便不考虑由此产生的对中银(宁波)电池有限公司产品市场信誉的影响,单纯的中银(宁波)电池有限公司损失也是远远超出甲公司计算出来的利润所得。更何况,如果在甲公司采取低价倾销性的手段从事侵权产品的销售时,完全有可能出现其利润为零的情形。因此,从惩罚违法、保护合法经营以及公平公正原则出发,也应以中银(宁波)电池有限公司所提供的成本核算清单来确定赔偿标准。
  (3) 中银(宁波)电池有限公司的利润损失做为赔偿依据的合理性
首先,中银(宁波)电池有限公司的利润损失在本案中是较为明确的,有充分的事实依据。为此,我已向法院提供了组成产品的原材料的进价表,工资组成,管理成本、税收等的详细材料。而甲公司对此也提不出异议,综合全案情况,可以予以认定。
其次,以单位利润乘以甲公司销售电池数量所得数额即25万元来确定赔偿标准也是有充分的法律、司法解释为依据的。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李国光2000年10月28日《在全国民事审判工作会议上的讲话》中,对如何掌握侵权纠纷的损害赔偿计算方法时认为,“可以按照被告侵权商品的生产数量乘以原告产品的合理利润作为原告损失额进行赔偿“。另外,如适用按侵权所获利润进行赔偿时,凡侵权人不能证明其侵权收益中属于生产成本应当扣除的数额的,推定其全部收益为非法获利赔偿给侵权人。如果法庭不能根据中银(宁波)电池有限公司的主张确定赔偿标准的,还可以参照最高法院《关于全国部分法院知识产权审判工作座谈会纪要》及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关于进一步加强知识产权审判工作若干问题的答复》中所定的侵害知识产权案件损害赔偿标准来确定具体案件的赔偿数额。
  二、商标侵权案件审理情况
  在开庭审理当中,双方争议的焦点问题主要集中在以下几点:
  1、是否存在不能适用两次赔偿的情形?
  甲公司认为,本案中实际上只存在一个侵权行为,对中银(宁波)电池有限公司作出赔偿以后,宁波电池总厂是无权要求赔偿的。对此,我提请对方注意,在本案中宁波电池总厂甲厂与中银(宁波)电池有限公司是两家具有独立法人资格的企业,他们有各自不同的利益,宁波电池总厂被侵犯的是其商标专用权,而中银(宁波)电池有限公司被侵犯的显然是其企业的名称权。两个单位并非以同一诉因起诉甲公司,只要甲公司的行为确实侵犯了这两者的合法权益,甲公司应当承担包括赔偿责任在内的法律责任,故在本案中不存在一次侵权,只能赔偿一次的情形。
  2、宁波电池总厂到底有无经济损失?
  甲公司认为,由于宁波电池总厂实际上在其合资以后,并未具体从事与侵权产品相同产品的生产活动,所以,宁波电池总厂在本案中根本没有损失。对此,我提出被侵权人的损失不能依照其是否实际生产有关产品为准。宁波电池总厂所持有的使用在电池产品上的“双鹿”商标多次获得省部级荣誉称号,并获得了全国电池行业名牌称号,其形象已深入人心。由于社会上包括甲公司生产的假冒产品横行,给普通消费者造成了误导,并由于假冒产品制造工艺的落后和原材料的粗糙,宁波电池总厂被错误投诉的情况很多,这不能不说是宁波电池总厂“双鹿”商标的重大形象损失。此外,根据有关权威机构的评估,该“双鹿”商标价值逾千万元。而其授权他人使用商标的合理许可使用费也较高。
  3、关于如何确认损失赔偿依据?
  如前所述,甲公司在本案中又向法庭提交了关于其企业生产侵权产品所需的成本核算明细表,并提出宁波电池总厂的索赔请求也无法律依据,法庭在确定赔偿标准时,首先应不予考虑尚未销售的电池,并应当依照其因侵权所得利润来确定赔偿标准。根据其提交的核算方式,其从侵权所得利润只限于2万元左右。针对上述抗辩,我基本采用了上一案件审理当中的反驳理由,同时鉴于宁波电池总厂侑于客观条件,无法提供自身成本的组成清单的情况,我建议法庭在综合考虑本案的侵权类型、商标的评估价值、侵权持续时间、商誉损失等因素的基础上采用新《商标法》确定额赔偿的方式,确定一个合理的赔偿数额。
  【法院判决】:
  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甲公司未经中银(宁波)电池有限公司及宁波电池总厂的许可,在其产品及包装上使用了该两家单位的厂名、厂址及注册商标,对该两家单位造成了直接的经济损失,一定程度上降低了他们产品及服务或商标的信誉,已构成了不正当竞争行为及假冒商标的侵权行为。对于甲公司应付赔偿数额,法院认为,讼争各方都不能提供有关其名自计算依据的真实性和合理性的依据,故依据甲公司实施侵权行为的社会影响、主观过错程度、侵权行为持续时间及规模、给被侵权人造成的商业信誉损失等因素,酌情确定赔偿数额,另外关于甲公司针对宁波电池总厂所提诉讼请求所抗辩的“因同一事实侵犯两个权利人的权利,只能作出一次赔偿”的说法与法相悖,故甲公司应向中银(宁波)电池有限公司及宁波电池总厂分别赔偿10万和15万的赔偿额。
 
     
宁波知识产权律师网

假冒宁波“石源”牌矿泉水注册商标案 >>
  电话:0574-87193120 传真:0574-87193124 地址宁波市鄞州区泰康中路468号豪如大厦11楼 网址:http://www.yo-wo.com http://www.yo-wo.cn
甬望律师事务所 版权所有 2009 Yongwang Law Firm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和众互联